Shein,追求“极致的浪费”?

投入相同的原材料、更高强度工作的人力、消耗同样的电力水力,(故意)产出质量更差的产品,然后利用航运、空远把产品送到全球各地,最终一件衣服卖8美元,并且希望消费者穿一下尽快扔掉继续来购买。

Shein,追求“极致的浪费”?

在做投放时,我们会引入ROI的概念,衡量投放金额和获得的收入。但其实整个商业,包括我们日常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在考虑“ROI”的,比如生产销售中投入了成本,产出销售收入。

从更宏观的角度来看,“成本”不仅是能看到的金额,也包含了背后对应的原材料资源、人力资源、能源资源等等。“产出”除了直接的经济收入,也包括了消费者的满意度,对环境的帮助或破坏等社会福利相关的内容。

就生产线而言,很多品类中低端和高端产品所消耗的人员、时间是一样的,但可能产生高低不同的利润。因此“产品组合”即是商业考虑,背后也是在选择如何利用有限的资源。

投入相同的原材料、更高强度工作的人力、消耗同样的电力水力,(故意)产出质量更差的产品,然后利用航运、空远把产品送到全球各地,最终一件衣服卖8美元,并且希望消费者穿一下尽快扔掉继续来购买。

从前文说到的资源利用角度来看,这样的商业模式简直匪夷所思,而这就是Shein正在做的事情。我认可Shein在商业上的成功,但是我个人无法接受这样的商业模式。

“薄利多销”在越刚需的产品上越有价值。薄利不仅意味着经济利润比较低,也意味着更注重运营与效率,要更严谨,更高效,甚至更高强度的投入。举个身边的例子,一些早餐店,饭店,都是多年不涨价,辛苦的赚取非常微薄的利润在运转,但是他们保障了老板姓的生存需求,这是超出利润以外对社会的价值。也就是辛苦,繁琐,但是换来了“意义”。

但是流水线工人加班加点工作为了让人们快些扔掉生产的产品,我实在找不出这背后的社会价值。从逻辑上,投入相同甚至更多的资源,追求利润尽可能的小,也就意味着在追求“极致的浪费”,就像腾格尔总是用最大的力气唱出最小的声音(但人家收获了艺术啊)。

在成本相同的基础下,优先品质还是设计是一个选择题,但越是低价的产品,刚需属性越强,越应该倾向品质和功能,比如优衣库其实是伪装的快时尚品牌,他的核心并不是“时尚”,而是“快”加上“面料黑科技+低价基本款”的商业逻辑。黑科技所体现的功能与基本款的设计都是为了尽可能满足更广大消费者的基础需求,也就是“刚需”。

再拿汽车举个例子,不会有车商推出10万元的跑车,碳纤维内饰,但为了平衡成本把气囊都拿掉,然后告诉你,没关系这车便宜,撞烂了再买。

对快时尚的批评由来已久,也并不仅仅是针对Shein,快时尚往往标榜着“每个人都可以享受时尚”的概念,做着“我可以从每个人身上赚一块钱”的事。

我们不仅要从消费端找到可持续的消费理念,商品的使用习惯,更需要有越来越多可持续的商业价值观,这一块我们思考的还远远不够。

参考阅读:

中国快时尚巨头Shein一夜走红,但迅速遭致反对之声:点击阅读

就在Shein不断聚集人气的同时,一种相反的趋势也逐渐显现:年轻人开始抵制Shein,并公开反对快时尚。在高中和大学的校报上,在自助餐厅、抗议活动以及社交媒体平台上,一股反对Shein、支持可持续性的思潮正在升温。

中国快时尚巨头Shein在美国面临数十起诉讼,涉嫌盗用设计:点击阅读

原告既有在家工作的小设计师,也有零售巨头,比如Ralph Lauren Corp. (RL)旗下一家子公司和太阳镜生产商Oakley Inc.。在社交媒体上,独立设计师向粉丝们抱怨,并相互交流自己版权被盗的事,他们称自己的作品或设计未经许可出现在Shein销售的产品中。

快速、廉价、失控:Shein 突然崛起的内幕故事:点击阅读 一| ||原文

考虑到快时尚行业是世界上危害最大的行业之一,Shein 在吸引这类资本方面的成功令我震惊。它对合成纺织品的依赖破坏了环境,而且,通过鼓励人们不停地更新衣柜,它产生了巨大的浪费; 在过去20年里,美国垃圾填埋场中的纺织品数量几乎翻了一番。

订阅

如果你喜欢这篇内容,欢迎点击下方按钮,订阅更新。

也欢迎通过留言与我们进行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