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武装了愚蠢,并让傻瓜变得充满权威

《新闻的骚动》读后感

新闻武装了愚蠢,并让傻瓜变得充满权威
Photo by Bank Phrom on Unsplash

才子作家阿兰·德波顿的《新闻的骚动》是本读起来酣畅淋漓的好书。流畅轻松的把原本这般严肃的话题做了清晰的梳理。作者的许多描述让我很有共鸣,例如:

查阅新闻就像把一枚海贝贴在耳边,任由全人类的咆哮将自己淹没。借由那些更为沉重和骇人的事件,我们得以将自己从琐事中抽离,让更大的命题盖过我们只是聚焦于自身的忧虑和疑惑。

这正是我在过去几年所经历的过程,由于自身焦虑转而寄希望通过大量获取信息与资讯帮助自己提升或逃避。幸运的是,我及时发现了这样做的问题:除了加重焦虑似乎没有给我带来什么实际价值,最终我领悟到了作者在书中讲述的道理:

要想实现充实的人生,必须具备这样一种能力:能体察新闻从何时开始不再具备原创或重要的教育功能。在这些时刻,就应该终止与陌生人止于幻想的关联,并将治理、成败、创造或杀戮的事务交由他人,明白余生苦短,而自己的目标尚待完成。

过去这两年,我逐步改掉了阅读新闻的习惯,这点会在「为什么我们要减少阅读新闻」中进行详细阐述。

为什么我们要减少阅读新闻 | 「假设检验」专栏
现如今好像保持内心的宁静、专注的阅读、深度的思考都已经成为了极度稀缺且珍贵的能力。但我们都本不该如此,希望我们都有离开新闻旋涡,找到真实自己的能力。

回到这本书,作者在前段犀利阐释了如今新闻存在的问题以及对人们的负面影响。后段则针对不同类型新闻进行解读与分析。我把书中很有启发的内容提取并按照自己的思考重新进行分类,分享在下方,也非常推荐阅读全书:

关于成瘾

  • 新闻播报以不可思议的精准度紧跟祈祷时间:晨祷变成了早间新闻,晚祷化为了晚间报道。
  • 新闻还要求我们在贴近它时,心怀某种曾经奉献给信仰的恭顺态度。
  • 面对新闻,我们也期盼获得启示,希望能借此分辨善恶、参透苦难、了解人生在世的种种道理。
  • 同样,如果我们拒绝参与这项仪式,便也有可能被归入异类。

关于偏见

  • 新闻只管用自然平淡的语调向我们发声,对观点中充斥的假定却避而不谈。
  • 新闻机构值得称道的殊荣,不应该是简单收集事实的能力,而是明智地运用偏见、从事实中梳理相关性的技能。

关于新奇

  • 我们祖先生活的社会,变化委实不多——而一旦发生任何改变,就可能非常重大甚至危及生命。在此背景下,我们继承了一种面对新奇事物的认知缺陷:条件反射地认为,新生事物必定值得重视。
  • 与新闻所示意的恰恰相反,天下万物几乎没什么有十足新意,只有少数真正称奇,而绝对恐怖的则屈指可数。
  • 除非我们知道某地区的日常状态是何等模样,否则,对反常状态进行估摸或表示关切就不那么容易。只有当我们适度了解一方水土的日常生态,以及一方人的日常活动、习俗惯例和朴素愿望,才能对悲伤和暴力的突发事件表现出真诚的关切。不过,就海外大部分国家发生的事件而言,即便新闻媒体的技术能力再怎么日新月异,即便有案头、通讯、摄影、剪辑等各路人才,对于那里的寻常生活,我们仍然知之甚少。
  • 在过去的时代,跨越海洋,甚或发送一则简单消息都既费时又费钱,堪称不寻常的大事。那时候的人们都深知一个道理:我们的视角都狭窄如同井底之蛙,而人类经历的复杂和有趣程度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因此,对这个星球和星球上的诸多国度予以关注乃是一项基本礼仪,惟其如此,才能让我们在面对大千世界时保持开放、好奇和谦卑。

关于情绪

  • 凸显人类的脆弱具有巨大的商业利益。新闻天生就急需让读者时时感觉焦虑、惊骇和烦恼,但是,尽力保持坚毅的韧性,却是我们更大的责任。
  • 当新闻未在实施恐吓时,它多半正忙于激怒大众。
  • 新闻很少提及:为什么翻天覆地的改变那么困难?为什么掌握强大权势和资源的人物或机构无法一举解决难题?新闻从不引导我们进入思考的细微处,去关注那些让决定变得“艰难”的真正原因,只会让我们在积聚的愤怒中认定:怠惰、愚蠢和怨恨是目前所有问题的成因——并且能够借由几个睿智机灵的人(也许包括记者本身)三下五除二地解决。
  • 在新闻的鼓励下,我们可能会把国家的所有问题都归咎于权贵的犯罪,但是,揪出个别害群之马虽然确有作用,另一项任务其实也同样重要,那就是引导注意力投向表面平淡无趣,实则更为严重和隐匿的政治和社会结构中的制度缺陷。

关于智慧

  • 福楼拜之所以憎恨报纸,是因为他认定报纸怂恿着读者将思考的任务假手他人,但任何诚信的人都永远不会认同这样的做法。新闻媒体含蓄地表示,如今,读者不必对重要事务自行组织复杂而睿智的观点,而是可以将此任务放心地交给新闻从业人员,读者的脑袋可以舍弃自己的见识、探问和沉思,全然委身于《费加罗报》及其他报纸精心炮制的结论。
  • 可现在有了报纸,一个人在缺乏想象力、缺乏创造力、头脑平庸的同时,也可能拥有许多见闻。现代白痴可以轻而易举地掌握过去只有天才知晓的事务,但即便如此,也改变不了其白痴的本质——而人类在过去的时代从来无需烦恼这种令人沮丧的组合。在福楼拜看来,新闻武装了愚蠢,并让傻瓜变得充满权威。

关于榜样

  • 我们学习的第一课,就是应该努力搞清楚:在自己崇拜的人物身上,真正打动我们的是什么?对于这样的诉求,新闻向来置之不理,因为新闻不喜触动受众对名人好奇感的深层思索,这样便能阻断我们对榜样的正确使用。
  • 新闻理应在情感上对我们伸出援手,而不是装得若无其事,不厌其烦地向受众介绍人类最精力充沛、思想活跃的个体所取得的成就,且期望人们对此安之若素。新闻应认识到,需要多么的麻木不仁,才能目睹某个同时代、同性别的人买卖企业、结交权贵、吸引百万人的目光,自己却只是感到平静的喜悦。
  • 虽说嫉妒向来招致汹涌的道德批判,其实它也是体面生活不可或缺的成分。因为正是嫉妒唤起了应该起意的行动,引起我们对余生的思考,而此中包含了我们性格中那些混乱却重要的部分向我们发出的模糊信息。聆听嫉妒发出的声音,我们才可以迈开痛苦却必要的步伐,实现真正的自我。
  • 当我们对他人成功道路上的付出知道得越少,就越容易对他人的成功感到嫉妒。如果新闻机构多点仁慈,在报道时就不会把他人的成功描述成神秘的既成事实,而是会用大量的笔墨分析成功背后的故事。这样的话,成功人士的报道就会被当成案例分析,让读者可以了解并效仿,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能报以羡慕嫉妒恨。

订阅

  • 谢谢阅读,你可以访问网站介绍📑,更好了解本站。
  • 如果喜欢这篇内容,欢迎订阅、评论并分享给好友❤️;
  • 如果不喜欢,希望你留下建议,并分享给你讨厌的人😜。